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全職/喻黃】淩晨5:09

※OOC?私設定,喻黃味超級淡淡淡
※早晨短信到兩人世界ry
※喻黃真的好萌好萌好萌想到這對就好想灑糖但又想小虐QQQQ←沒救

 ————


早晨這個時段,藍雨戰隊們所居住的宿舍可謂是相當的安靜。在平時這個多數人都還在熟睡的時間,黃少天早早就從床上爬起,他伸手往床頭一勾就是那隻正在閃阿閃的手機,提醒手機的主人他有新的短信或是未接來電。

 

"誰啊……"睡眼惺忪的狠狠揉了揉眼睛,黃少天接連打了幾個大呵欠,手中滑著手機得速度卻是一點都不慢,翻開畫面他第一個注意到的是時間,四點五十六分。

 

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才要五點,畢竟這比起黃少天平時作息正常的起床時間來說要來的太早了,而且是意外的早。他不及不遜的滑到了短信頁,黃少天不覺得會有人這麼不識相的在大清早的時候發短信給他,畢竟又沒有什麼特別或是緊急的事。

 

但待他看清楚到底是何人傳了短信後,黃少天也就立刻把剛才那些想法拋到了腦後。手機上清楚的顯示著發信人:喻隊。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了這封短信是在自己剛睡不久後發的,正好是自己躺到被窩後一個小時不等。

 

螢幕上就只寫了短短的一句話:"少天,睡了嗎?"看著這句話,讓他突然很後悔自己怎麼偏偏昨天就這麼早跑去睡了呢,這幾乎是剛剛好錯過了收到對方短信的時間。

 

心裡掙扎了會,嘴快的他無意義的咕噥了幾聲,黃少天下意識的按下了回覆鍵,沒頭沒尾的就是一串:"!隊長不好意思啦我昨天晚上比較早睡所以沒有收到你的短信有什麼事情嗎?我現在剛起床如果有事要說的話我可以直接到你那邊!"

 

這串沒有幾個標點符號的回覆看起來特別長悶,黃少天在按出這一堆字後卻沒有立刻按出發送鍵。他歪著頭才覺得這段話很生硬,如果真的是有什麼急事的話那麼喻文州肯定早就自己親自找上房門了,所以這也大大的代表這只不過是睡前貼心的慰問。

 

雖然收件人上所寫的黃少天,也就是他自己並沒有看見。

 

兩個人的宿舍房門就在對面,如果真得有事還會找不到人嗎?刪刪減減了這封回覆,時間飄忽的緩慢指向是五點,傻愣在床上的黃少天看著那封遲很久才看到的短信和現在自己遲到的回覆,卻因為這個尷尬的時間而感到猶豫,五點雖然可以算是早晨,但嚴格說起來也可以說是深夜。

 

他記得喻文州的手機收到短信時會發出提示聲,以免他錯過什麼重要的訊息。現在按下發送鍵會不會吵到隊長?磨磨蹭蹭了半天,黃少天只好又把剛才自己一段長話給刪了吞下肚,重新琢磨了會才在回覆那落下了幾個字:"文州,醒了嗎?"這感覺很不像他,但黃少天只想著至少不要讓被他吵醒的隊長太難回覆。

 

一個問的是睡了沒,一個問的是醒了沒。黃少天突然覺得他們很可笑,不發回覆也是個選擇,不過他等不及現在就回覆喻文州,告訴他,他看見了。

 

按下了發送鍵,黃少天像是完成了一件偉業一樣,把手機揣在懷裡就鑽進了被窩。

 

過沒多久他緊盯著的手機畫面才出現收到短信的通知。喻隊:"剛醒,少天怎麼了?"黃少天沒想到會這麼快收到回覆,他很快的又回覆了喻文州的疑問,他不確定喻文州的疑問是指向自己回覆的反常還是怎麼在一大早傳短信給他。

 

"我剛才才看見你昨天給我發的短信,我昨天晚上比較早睡沒有看到!如果如果如果如果我在晚了半小時再去睡的話可能就可以看到了,都是我昨天訓練太來勁了所以才會先回去休息──"他的回覆回到了他平時的狀態,黃少天的話嘮可不是開玩笑,扯東扯西的他接著加上一個疑問:"哎文州是被我吵醒的嗎?"

 

"不是,在收到少天的短信前就醒了。"收到喻文州這樣的回覆讓黃少天愣了,那麼明明收到了卻花了三分鐘的時間回覆那句話嗎?他賊賊的窩在被子裡偷笑,雖然知道根本不是這麼回事,黃少天還是沒能忍住拿手殘這件事玩弄兩下他的隊長。

 

"唉不是吧隊長你不會還真的花了這麼長的時間打字啊,不過就是問你醒了沒嗎?好啦好啦不說這個了,隊長你要是醒了,方便的話要不我直接到你那邊去吧?"按出發送鍵,黃少天從被子裡爬了出來已經開始套上了床頭邊批在椅背上的外套。

 

面對黃少天的調侃,喻文州沒有多餘的表示,比起那只不過是無論何時人們總喜歡說上幾句的揶揄,喻文州非常直接的點出了閃光點。

 

"那是因為少天很反常,字很少。"

 

要知道翻過黃少天和任何人的短信都是長到不行的字海,包括和喻文州的短信紀錄也是滿滿的,都要溢出來的訊息裡盡然看見了短短的慰問,喻文州肯定是會疑惑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我知道文州絕對是會立刻回覆我的,吵醒你對不起啦那我到你那邊去了喔"送出這段回覆後,黃少天連鞋子都穿好了,一副準備萬全的樣子,他把手機揣到口袋中便推開自己的房門。

 

站在喻文州的宿舍房門口,黃少天敲了敲門等著房間主人替他開門。

 

他拿起手機看著方才的短信對話,直到聽見了門後傳來了小聲的應門聲,才收到了喻文州回覆的短信:"好。"

 

幾乎是同時面前的門也被推開了,站在門後的喻文州身上隨意套著外套,手裡也拿著手機,當他看見穿的暖並且似乎是準備萬全的黃少天,頓時有點哭笑不得,接著才道出了句:"早安,少天。"

 

"早安!"精神的答覆後,黃少天又是不改本性的一張嘴開始天南地北的說起剛才自己有多猶豫要不要給他發短信,"先進來再說,外面涼。"喻文州領著人就進了自己的房間,在他關上門前手機的提示燈再次亮起,螢幕上顯示著黃少天給他的最新一則訊息,5:09。

 

少天:"謝謝。"

 

Fin.


评论(5)
热度(11)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