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SATISFACTION .

>6+未來式,西爾。


  這件事完全是個封閉的秘密,用她這幾年最常使用來說服自己的詞就是『意外』,沒錯!不管是喜歡上了不該喜歡的人,或是搭上了完全不該有的關係——。

  待她告別她那位說實話得來不易的男友後,綺莉的下個目的地是自己的學院交誼廳,在走廊上的她比較掛心的是對方鮮少主動給自己的一個短暫離別的吻,雖然在普通情侶間可能不算什麼,對他們來說至少她覺得很難得……,綺莉的腳步更加輕快,嘴角揚起了個十足稚氣的微笑。

  就像是約好的一樣在交誼廳裡,那個人坐在沙發上安靜的看著書……。綺莉從遠處就看到對方完全沒有翻動書頁,而桌上擺了杯沒有動過的冷茶,她悄悄的走近想確認對方是不是睡著了。

  「想幹麻呢?」面對沙發上放下書本抬起頭看著自己的男子,綺莉有點意外的笑了笑,「沒什麼。」她答。看著他把手中的書闔起放到桌上,她在他旁邊的位置非常習慣的坐了下來。只有在這個時段交誼廳會保持無人的狀態,雖然短暫但那不阻止兩人相約見面這件事。

  「今天和華勒斯怎麼樣了……」新添上的熱茶在杯中翻滾,她接過這句其實對對方來說無所謂的話題。她有點惡質的先喝了口茶,接著說:「沒怎樣。牛奶不夠,而且我不要加糖。」雖然她完全沒有避開話題的意思,只是單純的每日任性。

  他接過自己的茶杯,嘆了口氣無奈的把整杯茶給換掉,「看妳這個樣子,似乎心情不錯啊。」他微笑著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女孩,幾乎是帶著欣慰的表情和她說這句話的。

  「是不錯啊,至少比平常好多了。」綺莉知道自己的這番話對對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畢竟像這種話只是永遠不滿足的狀況下才會出現的話語,一個吻在他們之間是多麼的廉價、簡單,和男友的吻比起來差的可多了。

  她在對方放鬆的坐回沙發上後便輕鬆的靠上了他的肩,整個交誼廳綠銀色調的陰暗,有種說不上來的特別感覺,雖然自己在這裡度過了不少年,但讓她印象深刻的不免都是一些難以啟齒的意外事。

  「到畢業為止還有一年……」搭上她的肩,他沒頭沒腦的只吐出了這句話,他知道他們之間說好的,這種不能說出口的關係只不過是個暫時互相餵食的行為,不過就是個非常現實的互相滿足的關係。

  能夠把事情隱瞞到這個份上,肯定是非常困難,但他知道那是因為作風非常小心的她。綺莉靠進了對方的懷中,閉起雙眼有點感嘆的說:「說好的到畢業為止。」在那之後他們不會再私下見面或是來往,至少現在兩人確實達成了協議。

  沒有人講半句話,在那之後話題就斷了線,只是靜靜的靠在一起,也沒有特別做些什麼,或許偶爾也需要讓雙方放鬆下,沒有言語的沉默。

  「吶、來接吻嗎。」不管打破沉默的是自己還是對方,他們都心知肚明,自己現在需要的和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在這個漫長漫長的路途上,總有一兩個人陪伴著自己,而他們約好了,將會分手在交叉路口,並在那之前交換無數個深吻。

  如果要問喜歡的話,綺莉肯定自己有喜歡他不只一點,但是現在對她而言那只不過是還有餘力分散的心思,等到了畢業,那對雙方來說也未免太過勉強,「如果說沒有他的話,妳會怎麼做?」看著靠在他胸前的女孩,一轉數年前的稚氣,了不起的策略家。

  「我會非常後悔,但即使再後悔也不會來找你。」她只是淡淡的敘述,要是當時自己沒有把握住,那也肯定不會和現在抱著自己的人發展出這種關係,當然……,她也不確定是否能夠走到別的程度或是走到別人身邊,只不過沒有那段日子等於沒有她。

  「不覺得這個問題很愚蠢嗎——」她吻了對方的臉頰,在他耳邊小聲的耳語。綺莉認為兩人間的關係確實存在這矛盾的問題,但這不代表她對任何人都可以做出這樣的選擇和舉動……,小聲的在她的耳邊傳來了回答:「確實。」對她來說最甜美的低語,完全沒有罪惡和顧忌的關係。

  —————在這個世界上只和你有期限的傾訴喜歡。

评论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