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ENDING .

>7+未來式,Satisfaction續。


  「吶、舞會的後續呢,要來場盛大的告別嗎。」他記得在畢業前那晚女孩和他歡愛後所說的話,她輕輕攀上他的頸,像是在炫耀一樣在他耳邊低聲說:「就當作是最後的禮物?」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那確實會是最後一次。

  他也確實也緊緊的抱住對方,用低沉難耐的嗓音回答她,「好——」

  拖延了兩年半的關西會在這之後做個清楚的了結,大概是沒有太多的猶豫,只是像當初說好的一樣,最終還是沒能說清楚,她不在乎,但是他在乎。

  穿上了晚禮服的她,看起來非常的不同,披在肩上的金色長髮,比起平常都還要耀眼、都還要的奪人目光……,晶亮的櫻桃色瞳孔甜美的就和她的名字一樣,「我等妳,去把事情處理完吧。」他試著表情不這麼難看的微笑,畢竟他從來沒能成為對方的舞伴,即使到了最後也一樣。

  「——————————!」

  他沒有多說,只是在角落和友人寒暄。在離他不遠的側邊,他能聽見了兩人愉悅的談話,更加柔軟的語氣和被捧在手心呵護的對象,細心呵護著那戀人的關係,那是他無法越過的距離。

  「來跳支舞嗎?」獨自坐在角落沙發上的他,看著眼前向他露出一絲不閩的女士後,不免感到一陣心酸。女士主動邀舞這件事對男士而言是種榮幸,男士一般也不能拒絕,從來就只有女士拒絕邀舞。但他現在實在不太想將目光移開,即使那確確實實的刺痛了自己,「……妳的舞伴呢?他應該不在這。」抬起頭,有點好笑的嘲諷到。

  「———,你一個人在這裡望著他們……」她一定是並非什麼都不清楚,至少和他的女孩一樣,兩人是在同時間出了場大風波,而自己也是在那時候陷入局中,「不覺得痛嗎。」她的眉輕輕的鎖緊,這幾年下來的好友,看著在最後這一刻並非享受而是苦惱的他,遠遠看見讓她忍不住靠近搭話。

  「奧莉,如果妳是我就不會這麼想了……」不痛嗎?當然痛,但是比起那個更多的是看著在舞池中共舞的兩人,想想自己還從未那麼靜下心來看著和他相處以外的女孩,比起和他在一起時還要更加的光明、光采。

  奧莉薇亞對於他的話沒有多做任何表示,或許確實每個人的想法不同,但她自己清楚,如果是她,她會寬恕對方不光明的一面,但絕對不會想要故意去揭露那些她不想看見的部分。

  「或許吧。」如果要像他一樣,單方面通行是很累的。

  在那之後,畢業舞會確實在學校的主持下,以非常華美的場面完結。許多讓人難以不回顧的回憶都不由的浮現,現在的痛好像根本不算什麼,從第一年入學到畢業,相處的種種都太令人難忘。

  「說好的到畢業為止。」他們在交叉路口分手,接著互相約束不再見面,最終他站在離人群較少的角落,等待著女孩,……像每次他們約好的一樣。

  雖然晚了點,但他確實也等到了,沒有食言,只有騙局,「抱歉,久等了……」見到的不只是她一個人,而是十指交扣的兩人,從他眼裡看起來更像是女孩貼在戀人身上,在這幾年來的抱怨之中,總覺得他是個不知福的傻子,但看著男子有點無奈的寵溺眼神———。

  「沒事,那麼要接著慶祝嗎……」他笑瞇著眼看著他們,接著有點不明所以的看向那位男友,問道:「也一起嗎?」他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女孩是不可能對他說只和自己一起慶祝,那麼何必問這種挖苦自己又容易惹事的問題呢。

  她有點茫然的看著他,猶豫了會,尷尬的開口:「……對不起,那個、延到下次吧。」她挽著身旁人的手,看著自己悄聲的道:「最後一天打算去夜遊呢……」帶著抱歉的神情和道歉的語氣,對著他在畢業之前笑了。

  而那單純的笑臉,勾起了不少他回憶中的畫面。

  「嗯,沒關係。」他答。

  看著成雙成對離去的人影,他也跟著離開了大堂,走在無人的走廊上,淡淡的重複了她剛才所說的話:「最後一天。」就像約好的一樣,沒有所謂的後續。

  畢業前的夜遊嗎?戀人之間的閒情逸致,看來他不太能理解呢,只不過……「————妳一直都在抱怨什麼啊……,華勒斯、不是挺好的嗎。」他還是忍不注自嘲的笑了。

评论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