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LEFT HAND .

>閃文抱歉。 
>昨晚的ry太帶感於是超短突發,唔嗯……趕功課辛苦了唷♥


  「我真的快被你嚇死了——」

  看著默默捲起袖子和褲管試著處理擦傷的他,綺莉忍不住伸出手取走他手邊擺著的藥水和鉗子,自顧自的重心夾起棉花,動作挺是熟練,……直到現在那幕可怕的畫面還留在她的腦中,回想起來眼淚又不小心滑了出來。

  「……笨蛋,讓我來吧。」

  女孩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撥開了遮住眼前視線稍微有點礙事的瀏海,蹲在自己面前的她用緞帶束起的長髮,現在凌亂的散落在肩上,以及那難以掩飾的泛紅眼匡。

  雖然說飛行本身就是難以避免的總會摔幾次,不過自己那時候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呢,居然會分心到的在她面前出事。

  「我沒事啊,妳就別哭了。」

  利奧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肯定相當難看,不過最大的原因並不是摔落掃帚這件事,而是當他看見當時眼淚直流到現在都還不消停的她,現在正為他包紮傷口的綺莉。

  他習慣性的伸出了手像是要給予安慰一樣,打算摸摸她的頭,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這個動作就像是要讓她安心一樣,記得只要她一哭……。

  如此簡單的動作卻讓利奧發現自己的左手手腕隱隱作痛著,在待指尖觸碰到香檳金色的髮絲,他僵硬的停下了動作,低著頭看著女孩,猶豫著要不要把手給先移開。

  啊……糟糕,這不會是剛才扭傷了吧,應該說也只有這個可能性,腦中一瞬間閃過的擔憂讓他小聲的吐槽了自己。

  「嗯?利奧,怎麼了?」

  或許是注意到了他默默的動作吧,更正確來說,她是因為遲遲沒有感受到原本應該落在自己頭頂上的大手,那讓她感到有點在意,綺莉抬起頭對著一臉苦笑著的利奧眨了眨眼。

  「……抱歉,我好像扭到了左手。」

  *

  午餐過後,兩人並肩走在前往接下來課堂的走廊,沒課的早晨讓她想了不少繁瑣事,她撇了眼他那隻用繃帶纏起的左手,那最終還是在她半推半就之下讓她進行了包紮。

  「你這樣抄筆記真的沒問題嗎,我會借給你的……」

  天文學一向就是不少抄寫的東西,大量的星象學不能完全單靠課堂上講過一次就能完全記得,當然利奧也知道女孩平時就有在認真的記筆記,雖然不是努力型的人,但那些無聊至極、讓人感到浪費時間的科目,她也能夠認真的堅持著自己非常整齊的筆記。

  「筆記我還是能自己做的,妳別擔心啊。」

  利奧從早上就發現她心不在焉的表情,雖然早就知道那可能也是在擔心自己的手腕,不過這可沒讓他太放在心上,畢竟綺莉的舉動都還在合理範圍內。

  「左手是你的慣用手吧,你還以為我不知道嗎……」

  那櫻紅色的眼矇輕輕的眨了下,粉色的嘴唇有點不情願的嘟起,她埋怨般的抬起頭看向他,也不等待利奧回覆就又垂下了眼簾、低下頭。

  「怎麼會呢,要是連這點都不清楚的話,……我就得好好提醒妳一下了呢。」

  利奧忍不住笑出聲,答覆的內容變的稍微帶了點遐想,雖然自己好像在很久以前就這麼覺得了,但她的反應實在相當有趣……,果然是個表情豐富的女孩啊,他現在是要比誰都清楚了。

  「唔啊……你才是呢,別突然說起這種事啊。」

  反應不出他意料外的可愛,利奧滿意的勾起了嘴角,自己的左手可沒有傷的這麼重啊,他也是真的認為不用這樣勞煩她的,雖然綺莉沒說,不過他知道她替自己包紮時肯定是胡思亂想了一堆。

  「總之你不用勉強做筆記也沒關係啊,之後我會借你的,啊!不如直接抄一份給你吧?」

  在進入教室前,他聽著綺莉如此堅持的說著,最終似乎還擅自打定了,她用那雙帶著滿滿笑意的櫻紅色瞳孔注視著他。

  ——嘛,果然自己只有在這種時候是說不過她的呢。

评论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