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RIGHT HAND .

>閃文,Left Hand續。
>如果只是單純的互相照顧,感覺似乎也不錯呢。


  利奧知道女孩肯定是真的在課堂上做了兩份筆記,從後方較遠的位置看過去就能清楚的看見,那埋頭揮動著羽毛筆的她,披在肩上柔順耀眼的長髮輕易的奪去了他的目光。

  但即使如此,他還是試著做了課堂筆記,雖然左手確實沒辦法,但是他還沒忘記自己還有右手……,只是單純記錄下筆記的話,對他而言還綽綽有餘。

  當然,事後他那和平常字跡比起來都要來的有點潦草的筆記也毫無疑問的落到了綺莉手中。

  *

  「……哼嗯,應該要說真不愧是利奧嗎。」

  綺莉翻閱著手中的羊皮紙,雖然筆跡潦草但都還能看得出是在寫些什麼,至少重點部分是都記下來了。明明知道自己有為他做筆記的……,她從桌上拿起自己那份替他抄好的筆記,默默的低著頭把兩份給疊了起來。

  不知道該說是心情複雜呢?綺莉總覺得現在自己完全不想看見利奧的臉,在抬起頭將筆記交給對方時,她也刻意的把眼神給錯開了。

  「謝謝。」

  看著手中收下了的那幾張羊皮紙上頭貼心的寫上了他的名字,那個漂亮的字跡讓利奧稍稍鎖緊了眉心,就他來說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女孩那不自然的表情和動作,遞給他筆記的手也有點僵硬,其實他有點害怕她會突然落淚。

  自己也不過就是想證明下,他一開始所說的"別擔心"是有根據的罷了,誰知道她是不是又在胡思亂想什麼了。

  「……再見。」

  不打算再進行任何交談的她小聲的向他道別後,綺莉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教室。

  「喂!妳等——」

  他毫不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作比用想的都還快,左手像是忘記自己還帶著傷,毫無猶豫的抓住了女孩。有點大的動作讓他感到一陣刺痛,連句子都還沒說完整,利奧像是觸電了一樣快速的鬆開了手。

  「唔痛……」

  他無奈的蹲下身看著自己的手腕。雖然要是沒伸出手,她就會那樣走掉了,不過果然剛才別說是面子了,自己肯定很遜吧?他就真的怕自己讓她走了,女孩又會躲起來偷偷哭,這比乾脆在他面前直接打罵鬧脾氣都要來的糟。

  被他的動作給嚇了一跳的她,在聽見他喊痛、蹲下後,綺莉也只能果斷的選擇留下。看著利奧吃痛的表情,她嘟起了嘴有點強硬的扯過了他的手臂,喃喃的罵道。

  「……利奧是白痴。」

  *

  當他們到達餐廳時,時間還稍嫌早,只有少數人入座。找了個角落點的位置,綺莉不得不去在意跟在自己身後的男孩,沒錯,那個扭傷自己的手的……笨蛋。

  她拿著餐具心不在焉的切開她盤內的燒烤牛肉,視線卻飄移不定的集中在坐在自己對面的利奧身上,他拿起餐具的動作看起來十分的拙,手上的刀子少了叉子的輔助看起來相當難使,綺莉喝了口南瓜汁後又重新低下頭切肉。

  「怎麼一直看著我。」

  似乎早就注意到了對面女孩的目光,或許自己現在用餐的模樣確實挺是滑稽的……,不過看她那一副表情肯定不是在嘲笑著他,垂下眼簾的綺莉沒有抬起頭正面回應。

  將切好的燒烤牛肉放進自己的嘴裡,她這才口齒不清的緩緩說道,臉上寫滿著無所謂的神情。

  「只是在想,利奧你就自己用右手吃飯啊,反正你挺好的不是嗎。」

  聽見她這麼說著,利奧有點茫然的皺起眉,也就是說綺莉還在想關於筆記的事情嗎?他還以為自己已經以相當愚蠢的方式解決這件事了,但現在看起來答案顯然是:沒有。

  比起燒烤牛肉,他先試著切開了燻鮭魚,利奧很慶幸今晚還是有比較容易切開的主餐,不過緩慢的進食讓他感到異常的疲憊,好好的晚餐卻搞的他著實煩躁。

  當他再次抬起頭時,只見女孩面前擺放著空餐盤,正撐著頭看著自己。

  「綺莉……,妳吃飽了?」

  除了空餐盤外,利奧不忘記今晚的甜食正是布丁這件事,雖然自己對於甜點的口味沒有多大的興趣,不過要是他沒記錯的話,布丁正是女孩最喜歡的甜食,但他可沒看見任何甜點盤留下。

  綺莉並沒有選擇答覆他,只是眼神黯淡的掃過他盤內那些沒有什麼消耗,只是單純切塊的食物,拿著叉子的右手看起來正微微的顫抖,她抿了抿唇,才接著點了點頭。

  「抱歉,我可能會有點久,妳可以先回交誼廳的。」

  雖然不是討厭被看著,不過現在的利奧也只能苦笑著這麼說,畢竟連他都不知道自己還得要在餐廳待多久,而且通常的晚餐時間也差不多要結束了,部份已經吃完的同學也早已先行離開了。

  「你的手……」

  她猶豫的開口,結果還是提起了關於這件事情,除此之外綺莉還真不知道現在她還能說些什麼。

  「我會找人幫我的,——如果妳先回去的話。」

  說完後利奧自己還忍不住勾起了嘴角,這下還不忘記補上後面那句話,他是不是挺壞的?但光是切著那麻煩的食物就讓他耗費心力了,他現在最想要的就是一個願意協助他移動著些食物到他嘴裡的人。

  ——即使對於目前食物已經切好的狀態來說,已經沒有任何必要了。

  「唔呃……我知道了,我來餵你啦。」

  看著他的表情,綺莉推開了自己桌子前的空碗盤,默默的撇了眼離她位置較遠的約克郡布丁,她果斷的決定不再去想這件事,畢竟且她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再花時間去碰那盤美妙的甜點了。

  「那就麻煩妳了。」

  她把利奧面前的盤子給拖到了自己旁邊,看著那切的實在非常沒有技術的晚餐,她有點心情複雜,或許明天開始她該做的是全程的協助,沒錯……就像是給予傷員他所需要的協助。

  「真是的,手、早點好起來啊!」

  叉起了盤中的燻鮭魚,她把叉子遞到了他的嘴邊。

评论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