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SCHOOLING TIME .

>7+未來式,西爾。


  「抱歉!久等了。」她大囗喘氣,在呼吸平復前就迫不期待的推開了占星塔的大門,約定好的夜間約會卻因為一些小問題耽誤了,而門的令一端卻沒有等她的人。

  「西爾弗?」———。

  *

  午後在斯萊特林的交誼廳,綺莉面露苦色看著蹲在自己面前不發一語的他,自己坐在沙發上,對方卻堅持要看仔細,好像真的出了什麼大事一樣,「這是怎麼弄傷的?」他嘆了口氣,語氣還是十分溫柔。

  「就跌倒啦……」她用相當微弱的聲音說道,綺莉知道西爾弗還是有那麼一點生氣,腳上的傷口明顯是經過阿加塔小姐處理過的,用繃帶一層層纏繞上的腳踝,看起來是有點嚴重。

       「昨晚弄得?」他的質問簡潔有力,雖然知道綺莉的回答有一半是騙人的,卻沒有直接戳破,「綺莉沒有這麼不小心吧。」抬起頭,他神情擔憂的看著她,好像非得聽到合理的解釋一樣,有點強硬的堅持。

  綺莉被他望的啞然,自己就算特地隱瞞,也沒辦法阻止對方知道這個傷口到底是怎麼來的,「……在樓梯旁被惡作劇波及到,結果就不小心跌倒了。」小聲的,她默默的道。

  「魔藥學教室的地窖外面?」西爾弗帶著哄弄孩子的語氣,使她非常想要向他鬧脾氣,綺莉沒有做錯任何事,除了意外受傷以外,她知道對方十分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對。」西爾弗在今早就有聽說昨晚有幾個格蘭芬多的學生在那附近惡作劇被扣分的消息。

  綺莉最在意的是,她並不想要讓西爾弗知道,當時她主動接近那附近的原因。

  *

  「愛情魔藥的秘方……」有學長聲稱在學生時期時,這種秘方或多或少都會流傳在學生中一段不短的時間,直到發生了大風波,學校一方出面警告為止,「克羅伊,我覺得好蠢喔,這魔藥肯定沒有用。」在她的口袋裡裝有一小瓶粉紅色的藥水。

  「我沒想到母親居然會寄來——」綺莉只是在上個禮拜從同院的學姊那兒聽說了有關愛情魔藥的事,同時也是那則祕方在學生間流傳的時候。事後感到好奇的她,興奮的在信上提到了這件事,雖然沒有說想要使用,只是單純覺得有興趣。

  接著綺莉便在隔天收到了來自母親的回信,帶著鼓勵意味的信件和附件的特調藥水。

  「糟透了!」看完信的內容後,她不自覺的黑了臉,帶著微微的羞恥感和在場的室友抱怨,但她可沒好意思說自己在信裡提到了關於安托列斯家末子的事,「我才不想用這種東西……。」綺莉用書本遮住自己紅透的臉。

  「只是有點感興趣罷了?」克羅伊以猜測式的調侃語氣接了下去,看著對方的憋嘴的樣子,有點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道:「拜託,綺莉……,妳也根本用不著這種藥水好嗎。」兩個人的事早就已經到了不需要這種藥水的程度了,身為旁觀者的她自認為要比那兩人都要來的清楚。

  「……我才沒打算要用呢。」即使不用這種東西——,綺莉覺得克羅伊說的是挺有道理的,但她還是忍不住抱怨,這瓶母親特地寄來的魔藥是該如何處理才好呢,總不能隨便找人送了吧?

  *

  「聽說妳送了維傑卡教授一瓶愛情魔藥,嗯?」他舔過她的頸間,故意帶著刁難的輕挑語氣質問她,「——又、又不是那樣……哈。」她喘著氣,少見這樣壞心的他。

  (→檔案遺失)

  聽見叫喚聲的他抬起頭,兩人對視不到一秒,交換了個令雙方都要窒息的深吻。

  *

  綺莉一個人獨自待在占星塔裡,她坐在她認為最為舒適的位置,茫然的看著滿天的星空。

  「最近天氣變冷了呢——。」無所謂的語氣,看著周圍空曠的場地,原本應該會陪著她在占星塔的戀人卻不在身邊,「……是先回去了嗎?」拉緊圍繞在脖頸上的綠色圍巾,綺莉有點失落的自言自語。

  確實是自己遲到了,所以即使對方沒有堅持的等,她也不能有任何怨言,「冬天的星座……」好不容易爬上塔的她還不打算這麼早回學院地窖。

  離門禁還有兩個小時,特地選擇在學院外分別見面,這只不過是特地營造出的約會氣氛,不然其實他們隨時都可以在交誼廳見面,「那是大犬座嗎……」綺莉無聊的開始觀賞起那滿天的星辰。

  當占星塔的大門被再次推開,那陣聲響使她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四周,「對不起,耽誤到了點時間——」男子在嘴裡喊著自己半小時前才說過的類似句子,喘了口氣往自己的方向走來。

  「遲了?」西爾弗看著坐在位置上鼻頭通紅的她,有點抱歉的說道。綺莉確實在看見來人時感到十分訝異,抓著圍巾抬起頭看著對方,有點不知道該做何表示。

  愣了下,看著對方她開口說道:「沒有,我也才剛到……」接著拉住他的袍子,示意要他坐下,這麼冷的天氣只有一個人在占星塔,也未免太為難自己了,「——和平常相反。」綺莉忍不住笑出聲,輕輕的把頭靠在對方的肩上。

  ——,「偶爾一次不會太差,對吧。」他微笑。

评论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