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06/ 在北邊禁林 In north of Forbidden Forest



  下午過後天氣明顯的轉陰,神奇動物司和教授一行人在穿越禁林的途中,天空飄起了毛毛細雨。隊伍改由海格帶頭,蜜莉恩看了一眼跟在神奇動物保護課教授的大黑狗後,果斷的丟了幾個防水咒。


  公事之餘,閒聊同時,哈維表示他在校時間就非常想要探索禁林。他說他回想起學生時代,那時候有少數拉文克勞在偷偷計畫,只是最後也不了了之了。


  蜜莉恩覺得只會進圖書館死讀這件事很是愚蠢,她認同哈維的探索心,當然僅現想法,她也知道哈維是絕對不會偷偷潛入禁林的,他是個聰明睿智的拉文克勞,可不是一個格蘭芬多。


  海格說禁林比那些小巫師想像的都要來的危險,他不支持孩子們擅自潛入禁林。事實上就曾經因為這樣發生多起意外事件,甚至有過死傷慘重的案例。


  "當然,海格教授,確實那些人都得到了應得的懲罰。"哈維推了下眼鏡,面對這起事件他還有一些保留。


  蜜莉恩:"擅自闖入禁林可不是什麼光榮事啊。"她說。


  經過這一個小時的路程,他們穿越了北邊禁林,周圍的樹木非常吵雜,蜜莉恩一路上握緊魔杖,讓她在意的是這附近吵雜卻完全沒有任何阻礙。海格向後喊道:"就是這裡了!"


  穿越禁林,她回到了那場戰役當時以她為中心的焚場,好吧,雖然不多但她確實有感到內疚。當時情勢可謂非常糟糕,她是抱著同歸於盡的決心在戰鬥的。


  "比想像中的還遭,這部分燒的好徹底。"哈維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他重複脫下眼鏡在帶回的動作,海格點頭,他說:"只有這部分在禁林是完全光禿的!"禁林不只有這部份有被放火,只是這部份不尋常而且火勢明顯是不受控制的在燃燒。


  雨水沾濕了土壤,燒爛的樹木根部焦黑泛黃,裸露在泥土外。蜜莉恩等人在防水咒、保暖咒的效力之下,和細雨隔開了。三人在這樣的請況下開始進行作業,當然Black(黑)在格林司長的愛護下得到最好的待遇。


  哈維本身並沒有預定在今日跟著進入禁林,他並不知道他們還能做土質調查,面對蜜莉恩他好笑的問:"禁林是座魔法森林,格林司長我們有必要做魔法森木環境自我復原時間調查嗎?"這件調查項目名稱非常饒舌,而這並不影響在場的所有人理解這項項目的主要作用。


  "當然親愛的哈維。"她答。


  海格說,如果只是等待禁林自己恢復以往環境的話,可能要花費長達一年多的時間,如果是其他部分的禁林那只要在一兩個月就沒事了。哈維環視周遭後開口:"述我直說,這已經不是我們的專業了。"他挑眉。


  他向他親愛的格林司長表示,他們部門是不做這類調查事務的。蜜莉恩笑著從兜裡拿出一個看起來價值不匪的銀邊線綠布袋,她的手在裡面撈著一些東西:"很簡單,只要採一點土和禁林樹木根部,帶回去給環境保護司魔法植物部門調查就行了。"她從兜裡取出一張折好的小紙片,和幾個瓶瓶罐罐。


  魔法環境保護治理司,工作內容接近動物保護,只是對象的不同。其中設立有魔法植物專門部門和草藥濫用管理控制部門等──。


  蜜莉恩微笑著對心生不滿的哈維說:"我們這是代勞,想想看,他們明顯會比我們忙。"哈維不發一語的接下密莉恩遞過來的小罐子,上面有著字條寫著拉丁文的環境採檢和讓人一目了然那明顯是出自於魔法部的印記。


  "海格教授,請用這個。"蜜莉恩使用漂浮咒把三、四個瓶罐送到海格面前,等他接下後,她補充說道:"嗯……,最好是用咒語鎖起來,等會再讓人送回去就行。"雖然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材料,以防萬一蜜莉恩覺得得要加層保險。


  動作起來的三人並不受到陰天的任何限制,明顯的他們的效率很高,一旁的大黑狗只是坐在哪裡緊盯著樹林和忙錄的人們,牠警戒盯著密莉恩。感覺到視線的蜜莉恩倒不是很在意,手中的魔杖握的更緊。


  "哈維,注意周遭的動靜,人馬他們對我們魔法部可不友善。"往較遠處,樹林交界處的哈維應了聲後,低下頭繼續作業。蜜莉恩對於勘查禁林並不排斥,只是知道這場大火真相的人不只有她自己。


  也就是說這並不是個沒有人知道的秘密。人馬中有的目睹了一切,而在這個四人小隊中,除了她自己以外還有一個人當時就在現場……,身為現行犯的蜜莉恩把瓶罐上封,接著投進剛才的綠色布袋中。


  蜜莉恩皺著眉說:"放火燒掉禁林的人,是在那場戰役中遇到危險的人,這是肯定的。"接過海格和哈維遞過的瓶子,她想都沒想就丟進袋子裡。


  她同時注意到一旁繞著他們走動的大黑狗,蜜莉恩接著說:"考慮到當時情況艱難,誰都不能斥責放火的人……"她的眼神不帶一絲心虛,哈維摸著下巴道:"接著就是要找出放火的咒語了。"


  海格拍了拍手,即使找出放火的人也不能懲處,當然在那場戰役中自保就要花費大多巫師的所有氣力,特殊情況的護衛更是別有處置方法,海格皺眉說:"普通的咒語是不可能這樣燃燒掉一片魔法森林的。"


  哈維非常積極的參與討論,他發表自己對此案的推測:"可以假設是食死徒的黑魔咒嗎?"比較注意一旁犬科動物一舉一動的而蜜莉恩則是默默的做分析和駁回動作:"黑魔咒是肯定的,但這可不是食死徒放的火。"她說。


  蜜莉恩注意到這個話題有點偏了,剛才發表遇到危險和不能將以制裁的言論,如果用在食死徒身上那都將不成立。


  "不是食死徒放的火!這話怎麼說?"海格教授激動的問,蜜莉恩嘆了口氣,說:"如果我是食死徒,我就會放火燒掉東邊的禁林──"這番言論讓眼前的兩人表情瞬間變的非常嚴肅,假設自己是食死徒這種事,就像是當年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一樣,即使是戰後也是個相當敏感的話題。


  弄不好很容易會被請到威森加摩,不然就是直接去阿茲卡班一趟,這種情況在戰後變得明顯頻繁許多,主要還是因為現在並不是所有的食死徒都已遭待補,魔法部的高壓手段並沒有太多人反對,多數反是支持。


  沒有理會大黑狗的低聲嘶吼,蜜莉恩環著胸繼續說:"很明顯這裡已經接近太深處了,對那場戰役,黑暗君主完全是隔離的情況。"她清楚的向海格和哈維,外加那隻黑狗表示,現在一行人生處的領域,基本上離戰役最終幕太過遠。


  "我只能說,那場戰役中這裡基本上是無人狀態。"哈維不太相信在那場戰役的周圍還可以有無人狀態的地方,當然他知道有人可以燒毀禁林和遭遇危險,就代表至少會有兩人──。


  蜜莉恩接著低頭敘述了當時地理位置的情報,最終戰役主要是發生在霍格沃茨和禁林東邊,那和北邊差十萬八千里,甚至連食死徒、佛地魔軍的突入點都搭不上邊。


  "哈維可能不清楚,不過當時我也在禁林,這說的開。"她看了一演海格,海格當時確實也有在禁林東部,那而發生了整場戰役重最重要的變故,而他親眼目睹最終。


  海格表示蜜莉恩可能是對的。在大家都同意的情況下,蜜莉恩肯定的說:"這是魔鬼火焰,也只可能是這個咒。"她相當冷靜,不要說是眼神漂移,眼皮連眨都不眨。


  相較著背後那隻發瘋的狗,看起來一切都沒有什麼問題,三個人很滿意這個答案,剩下的就只有等著手上的樣品送到環境保護治理司魔法植物部,讓他們最最後的裁定。


  "不管是誰放的火,我們都不能制裁他。"蜜莉恩再次強調,即使找到始做俑者也無法解決任何事。

评论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