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07/ 實驗咒語委員會 Committee on Experimental Charms



  她當前能做的就是等待,除此之外神奇動物探索卻是一點進展都沒有。不過蜜莉恩並不是很在意,如果面前的海格教授沒有任何意見,他不介意什麼都不做。


  回程的路途他們必要的繞了遠路,入夜後的禁林比其他時段都要來的危險。當然這嚴重影響到三個人和一隻大黑狗的晚餐時間,這得要花費至少一倍的時間回到大堂。


  哈維對於溫度下降非常快速和濕冷的空氣沒有多少好感:"格林司長,考慮到時間,或許我們可以使用更有效率的方法。"完全不受影響的只有不斷往前走的海格教授,他習慣這一切,對他來說這都不算什麼。


  蜜莉恩對於自己腳下得爛泥和濺濕的巫師袍感到非常礙事,這幾乎讓她成為這之中移動速度最緩慢的人,她不喜歡拖時間。那隻靈巧的純黑大狗跟在海格身後,她有點羨慕這樣的黑。


  海格提著小油燈,油黃的光芒帶領著隊伍,兩位的魔法部人士則是手握魔杖,使用螢光閃爍點燈。海格笑著提醒身後抱怨的兩人:"幻影移形在霍格沃茨是禁止使用的!"


  哈維還說得過去,蜜莉恩年紀非常的輕,雖然身為司長,擁有權利和職位,但在所有教授眼裡她都還只是個學生,一個孩子。


  哈維搶著回答,他早就預料到這場浩劫:"我知道,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帶把掃帚,我們肯定是趕不上那場感人的學院式晚餐了。"如果格林司長沒有脫晚一個小時的時間,發作她那特殊興趣的話。


  "當然,哈維我也很想這麼做。"蜜莉恩附和到,她擺弄著自己的魔杖,保暖咒和防水咒很好的讓他們保持在一個適當的溫度和乾度。


  接著,哈維假設到自己如果帶了把掃帚,那會有多方便。蜜莉恩默默改口,看著眼前大隻的黑狗,牠可沒有長翅膀,說:"只可惜我沒有辦法讓黑自己一個人回去。"真的感到遺憾的蜜莉恩惹的海格大笑,哈維只是嘆氣連連。


  高高掛在頭頂上的月亮,照亮了禁林,這非常有情調。兩位男士只顧著往前走,沒有人抬頭欣賞過月亮:"今晚的月亮實在非常的迷人是不是?海格教授。"蜜莉恩說。


  她想起了什麼,緩下了腳步,蜜莉恩另有所指的微笑:"月圓夜將會更加的美麗呢。"順應著她的話,前方的男士們思考了起什麼,他們緩緩的抬起了頭。


  ……


  坐在自己辦公席的蜜莉恩,正在和前來拜訪的維潔爾‧托瑪斯小姐,享受小小的放鬆時刻,在這個時段通常是職員的午餐時間。同時密莉恩也會把所有上午完成的工作,全數交給部下。


  唯有在這個時間,是可以隨意召見司長閒聊,真的實行的人其實也不多。並不是和年輕司長閒聊非常乏味,而是蜜莉恩本身的問題,她比較受不了一些有特殊原因前來拜訪的男士們。


  "托瑪斯,這是下午整理出來的名單,麻煩請把它送到格蘭傑小姐那。"漂浮咒把一疊文件送到維潔爾身旁的小茶几,只有在這時候他們會暫時放下那些職稱和禮節。


  她喝了一口紅茶,蜜莉恩想起上個禮拜採集的樣品,在送檢到環境保護司後卻毫無消息回報,她補充:"……順便告訴她,請她不用費心調人過來,環境保護司比我們更需要人手。"


  維潔爾想了想後,她覺得只有口頭並不能真正傳達:"蜜莉恩要是可以留下紙條就更好了!"她撇了維潔爾一眼後,放下茶杯,蜜莉恩從抽屜裡拿起了紙片在上面寫下來自司長的留言。


  她低頭在羊皮紙上塗塗寫寫的,工作時候的他會帶起眼鏡,當然也只是偶爾,主要是她不喜歡在鼻樑上架著一個有重量的東西,蜜莉恩也不打算去習慣它:"霍格沃茨在那之後有什麼變化嗎?"蜜莉恩正向他打探近期的一些事務。


  "沒有喔,蜜莉恩。"優雅的喝著手中的奶茶,維潔爾看著頭也不抬的她,她放下茶杯後,非常高興的表示:"我想所有人都願意簽訂安全管制共同抵禦協同!"這是整個大局的起頭,這是他們的成功。


  當然,這項協同的簽定位置,是在哈利‧波特那兒,魔法執行部有個很好的人選。蜜莉恩把寫好的紙條貼合折起,站起身離開她的辦公桌,親自走到沙發的對面,把紙條遞給維潔爾。


  "當然,親愛的,我想海格先生肯定已經把霍格沃茨多方支援同意簽訂書送到令人敬愛的校長手中了。"蜜莉恩自然的在維潔爾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那讓她更確信,那天在海格的小屋中,她確實將那份重要的協議交給了值得信任的人。


  "再過不久,他將會同意學院合作和事務介入──"維潔爾的表情有點呆滯,她發現了蜜莉恩過有自信的言論,她甚至認為這帶有十足的狂妄。蜜莉恩不好意思的乾笑幾聲,說:"抱歉,跑題了。"


  在這個可以放鬆的環境下,蜜莉恩可以很自我,事實上她的自信也絕非無中生有。她知道今日維潔爾的拜訪,是有重要的事情:"妳剛才說妳有什麼事情要傳達?"她喝著茶,打算好好聽一聽這位女士的要事。


  蜜莉恩看的出維潔爾非常猶豫,她不停的撥弄自己棕色卷髮:"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看到這樣的情況,她有點想要小小的惡作劇一下:"是嗎,那妳去忙吧。"她放下茶杯,連看都不看一眼就發了個逐客令。


  她嘆了口氣,對面沙發上的女士,非常苦惱的死抓著她的裙子:"唉,如果真的有什麼重要的事,最好是快點講。"蜜莉恩覺得很好笑,雖然這樣的惡趣味並不容表現在比她年長的,她的部下面前。


  維潔爾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用比平常都要高幾分貝的聲音向蜜莉恩喊道:"研究實驗咒語委員會,有自由集會!"她連氣也不喘就接下一句:"提議者是吉伯特‧溫普爾!"蜜莉恩挑眉,這件事情她有耳聞。


  "是溫普爾先生。"她揪正,說:"那位耳朵不好使的小老頭,那麼──"蜜莉恩的語氣有點輕率,但可以看的出來現在這位女士完全不在意,她問:"他找我有何貴幹?"


  研究實驗咒語委員會是一群具有豐富知識和研究精神的年長者所組成的,這不代表會裡盡是一些復古主義者,裡面也有著多數青年研究者。


  在這場戰役中成員最安逸的就是這些委員會的成員,這讓很多人不相信,編寫新的咒語和負責進行實驗的人們,應該是最可能成為戰役目標的。


  不管到底是怎樣,蜜莉恩覺得這些人確實在魔法界站有一席之地,維潔爾有點激動的站起身:"蜜莉恩!我不希望您去參加集會……"她的表情帶有陰罹,蜜莉恩知道她在害怕什麼。


  她急忙的從自己的都裡拿出一封整齊的信,她顫抖著把信遞到蜜莉恩面前。她在向她道歉,蜜莉恩看見拿封被她緊抓著的信封:"我知道這樣不好……,這是委員會正式的邀請帖!"她收下了它。


  蜜莉恩發現氣氛有點變質,雖然自己不是特別在意,只是這位維潔爾小姐讓她感到小小的不舒服,如果不是最後的良心動搖了她,蜜莉恩可能會永遠都收不到這封來自委員會的信:"既然是研究實驗咒語委員會邀請,我看我也只能收下。"


  聽見她打算收下後,她刷的坐在沙發上,維潔爾的臉色有點慘白。可能是因為罪惡感或是一些其他的,蜜莉恩決定關心一下自己的部下,她微笑著安慰她:"別緊張,托瑪斯小姐,到底是否參加也還是個定數──"見她只是拿出手帕擦著自己的汗水,她有點好奇這件事情。


  "只是想請問一下,若是參與了委員會,是否有哪裡不妥呢?"待她冷靜下,蜜莉恩問。


  維潔爾有點猶豫,但她自知理虧,她下定決心的吐露內幕:"……很抱歉,這只是一些私人原因,其實我曾經數次申請進入研究實驗咒語委員會。"看著她的表情和反應就可以知道,即使是現在,維潔爾肯定還沒有放棄任何進入委員會的機會:"嗯哼,現在也還是頻繁的寄送研究資料吧?"她問。


  其實蜜莉恩很納悶,為什麼原本身為一個魔法運輸部成員的維潔爾會有想要加入委員會的意願,而且還是以一個學者的身分?


  "是的──"她答,她似乎還有話要說,欲言又止。

评论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