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09/ 摩金夫人長袍專賣店 Madam Malkin's Robes for All Occasio



  通過倫敦的破釜酒吧,對角街依舊熱鬧,在時間和魔法部的協助下恢復了以前的一片光景。……最終戰役時古靈閣被救世主們搞的亂七八糟,雖然亂來但好再也算是有個正當理由!修復工作雖然辛苦,但總算是順利進行了。


  站在店舖招牌寫著:"摩金夫人長袍專賣店"前的蜜莉恩,她理了理自己的袍子後便推開眼前的門,她所有的袍子都是在摩金夫人這裡訂製的。


  她第一次進入這加專賣店,是她身為一年級新生,準備要進入霍格沃茨,她的教父帶她來採買學用品時……,那是一些讓人懷念又閉言不提的往事。


  "您好!摩金夫人。"蜜莉恩大方的走進店裡,她確實是有一段時間沒有光臨這兒了,當然並不是她不再訂製任何長袍,而是她本人太過於忙碌,導致沒有時間親自拜訪。


  店內就像是經歷了場浩劫,布料散落在地針織線也亂糟糟的纏在一團,這樣的的情景在對角街已經是可以稱是日常了,即使不用去想,蜜莉恩也知道肯定是在不久前碰到了難搞的客人了。


  "下午好,格林小姐!"從布料堆邊忙碌著的摩金夫人在看見蜜莉恩後便從裡面走出來,她移動著龐大的身軀,看見來客後非常靈巧的繞過那推雜物走過來。


  當然,格林小姐是位年輕司長這件事,魔法界的人們是在清楚不過了,在公務上面和各方面都很盡責的司長,來自戰後霍格沃茨的新血。


  一段時間沒見,摩金夫人也懂得她非常忙碌的事實,蜜莉恩不是特別熱愛花錢買衣服,只是當有需要的時後會特別上門光顧,其他時後則是送禮和其他用處,"好久不見了!工作還是非常的繁忙嗎?"她問。


  魔法部內部事務是禁止人們洩密或是大量傳遞訊息,但是蜜莉恩可是神奇動物管理控制司的人,而不是神祕事務司。也就沒有必要堅持一字不透,這種閒聊也算是英國常見的風景了。


  "是啊,特別是最近……"蜜莉恩小小的抱怨了下,接著她微笑著對摩金夫人表示:"我從部長那兒接手了霍格沃茨的相關事物了。"如果只是一點點公務近況是被允許的,蜜莉恩搞得清楚公事和私事。


  "那還真是辛苦妳了呢!"摩金夫人非常有興致,在她眼前這位格林小姐,多年後成長的這麼多,而且成為了一位魔法部重要的司長,她提到:"說起霍格沃茨就想起當年格林小姐來採買學生袍時的事呢。"


  "喔對……,那是我第一次來這。"蜜莉恩回答。


  當年蜜莉恩收到了貓頭鷹從霍格沃茨帶來的入學通知書,當時的她覺得父母陪同去買學用品是件非常丟臉的事,蜜莉恩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最後是由對自己疼愛有佳的教父牽著她的手到對角街的。


  "真的一切都過去了,現在格林小姐已經是個出色的司長了呢。"想起當年女孩和教父親暱拉著手進到店裡的場景,當時的談話太過讓她印象深刻,摩金夫人非常感嘆。


  "謝謝,我今天來是想訂一件新的巫師袍……,下禮拜四就要用。"從僵硬的表情來看,很清楚可以明白,這位當事人格林小姐並不太想要長談這個話題。


  摩金夫人很熱情的招呼她,訂製巫師袍通常不需要花上一整個禮拜的時間,不過如果是特殊場合使用的就另外有分別了,"沒問題!來,讓我幫你量量尺寸──"


  蜜莉恩點了點頭,順著摩金夫人的指事,蜜莉恩脫下了自己銀綠色調的巫師袍,她奉行需要哪方面就讓那方面的專業人士來進行工作,可謂是聰明度日的真理了。


 "最近對角街生意怎麼樣?修復工作已經差不多要結束了。"蜜莉恩慢悠悠的問,主要是這些修復案件她多多少少有在關注,那位救世主捅出的簍子可不是一般的大。


  "托您的福,生意相當的好!"她笑了笑,這位司長非常顧大局,但不忘記對這些小店們的生意影響。


  "那真是太好了。"蜜莉恩鬆了口氣,如果再發生什麼麻煩事,她可能要強迫哈維加班,當然她雖然為魔法部賣命,但魔法部得讓她過個新魔法部司長階級的舒適生活。


  "這麼說起來,普萊斯考特先生現在怎麼樣了呢?"摩金夫人拿著捲尺正量著她的肩寬,她會提起尤里西斯‧普萊斯考特(Ulysses‧Prescott)已經在蜜莉恩的預定之內。


  她接著說:"在那之後,就沒有見過他了呢。"在提到當年來採買學生袍和那個讓人搞不懂想法的自己後,蜜莉恩知道自己需要清楚的表明這件難言之隱。


  "普萊斯考特先生,不……教父他已經死了。"蜜莉恩有點猶豫,最後還是選擇使用教父這個詞彙來稱呼他,確時她也非常喜歡她的教父,但那在一切不明所以的死訊傳來後,一切都急速冷卻了下來。


  只是短短的一句話,這個訊息量的包含非常的大,摩金夫人有了個大驚嚇,"什麼!"她抬起頭看著這位姑娘,摩金夫人能夠意識到這位年輕的司長,雖然有能力,但真的太年輕了:"我真的對這件事情感到很抱歉……孩子,如果不想提這件事的話就別說了。"


  她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什麼時後發生的,但不管過去了多少時間,一個活著時製造如此多回憶的人,離去是會對留下的一下造成很深刻的硬傷。


  蜜莉恩搖了搖頭,她是不太想討論這件事沒錯,但是她不介意和其他人分享,這樣一個教父的犧牲,讓當年的她非常大意的跌入了鄧不利多(Dumbledore)設下的陷阱:"教父他是被殺死的,就和其他人一樣。"蜜莉恩只是淡淡的描述。


  "普萊斯考特先生是個很精明的人,他的風度非常讓人敬仰──,我感到很遺憾。"摩金夫人很適當的轉換了氣氛,這種讓人發冷的低氣壓退去了不少。


  "嗯,我知道!教父是個非常厲害的巫師。"蜜莉恩很清楚,當年帶著她的教父,是父親的摯友,在她眼裡的教父還停留在當年風光得帶著她到破釜酒吧,那個讓所有人敬仰的畫面。


  "別難過,孩子,妳的教父對你很好,他總是替妳準備了最好的巫師袍。"摩金夫人把捲尺收了起來,和上次比起來尺寸並沒有改變多少,她拍了拍神奇動物司司長的肩,試圖安慰她。


  別去剛才的一臉陰罹,蜜莉恩笑著說:"學生袍已經沒有穿的必要了,當然它還保存的很好。"保存在她衣櫃裡那些曾經的霍格沃茨學生袍都將成為她最美好的回憶,其實她很高興還有人能夠討論到自己的教父。


  "我很高興能聽到這件事,謝謝妳願意珍惜他們。"摩金夫人和藹的笑了,她喜歡願意珍惜那些真正有價值物品的人們。


  她和摩金夫人對看了幾秒,"那是當然的,摩金夫人!"蜜莉恩說。


  對她來說沒有比這件事要更加讓她暢言了,這是那位普萊斯考特先生留給她的光榮,"教父他是我的驕傲,我打從心底的尊敬他。"──

评论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