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對映

♡(*´∀`*)人(*´∀`*)♡
課餘時間偶爾塗塗寫寫,灣家人。
筆名:弥月やづき

﹡Main Tag
版權+α: 乙女、BL。
全職(喻黃/傘修)、カゲロウ(伸文)、マギ(裘紅/拉里)、人魚沼(清凜)、Bury、歌王子(藍春)、刀劍(刀嬸=很沒節操)


↓↓
R♪♥: 密碼=該域名-keepout

回到顶部

習慣 .

>花牌情緣,太千。


00.


  這果然是妳所不知道的吧?

   ……我所注視著的一切。


  在成為戀人以後,甚至是從剛成立起瑞澤高中歌牌部開始……

  不,或許是在更早以前。


  那個總是讓他無法移開目光,選擇和被選擇一直把他壓的喘不過氣的東西,

  ─────那個人。


  負重過後,一口氣跨越他的時候心中的爽快感又是說不出的踏實!

  簡單來說不就是這麼回事而已嗎?

  至始至終都只不過是圍繞著千早,他自己想像中的敵人罷了……


  「除此之外呢……、啊……」

  「也不只是這些而已吧。」

  啊!真是令人焦躁不堪啊。


01.


  冬季。

  寒冷的氣候,身體和手指都被凍的僵硬著。

  「啊,看來今年的雪會下的早喔。」

  真島和綾瀨兩人並肩走在前往車站的回家路途上……

  今年冬季的到訪比預期中的都要早。


  「太一你會怎麼做呢?」

  她突然莫名其妙的提起了她在女王戰前曾提出過的相同疑問。

  「什麼東西……」沒頭沒尾問題讓他愣了下,雖然綾瀨的問題開頭總是一樣,但內容他可就難以確定了。

  身旁的綾瀨一如往常,激動的揮起了雙手,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如果對上小詩暢的話!」果然他不該小看她的,當時同樣的問題、重現。

  「啊!?對上女王的話?」

  語調忍不住提高了幾度,她總是這樣啊,總是在氣氛正好的時候,講些不相關又煞風景的話題。

  「話說回來!我是不可能出賽女王戰的吧……」他撇手低下頭,淡淡的嘆了口氣。

  「所以說是如果啦、如果!」嘟起了嘴,她接著補充上,「而且即使不是女王戰,A級個人戰也有可能會對到的。」

  「唉……這個嗎……」真島扶額,如果不好好的回答上,那麼身旁的戀人肯定是不會罷休。


  天氣的變化明顯在近期甚大,在換季期間,他們早已將冬季制服穿平了。

  只不過比起去年,今年要來的冷,就像他所說的一樣……

  雪會來的早。


  並肩行走的街道上的兩人,就像是如非必要不必不開口般,沉默的不發一語。

  牽起她的手,真島有點黯淡的低下頭,冰涼的感觸從對方的指間傳來。

  停下了腳步,他拉住了身旁的她,只是淡淡的開口:「千早……穿上這個吧。」

  真島這麼說著,一邊脫下了自己的外套。

  「……咦,我不會──」冷阿……,想也知道她又想說些什麼傻話。

  「別說了!先穿上吧……唉。」他自然的打斷,然後為她套上自己的外套。

  當然,真島也不是說完全不會冷,只是比起他來說,千早的樣子分明就是感到相當冷吧?而且他可沒有這麼容易受涼。

  扣起了毛外套的釦子,她臉頰的溫度緩緩的升高,綾瀨微微的低下頭,輕聲道:「……太一,……謝謝。」


  那之後他倆只是默默的走著,只不過誓日常一般的突發事件罷了。

  雖然兩人的目的地就是不遠處的車站,但在一起的時間總是令人感到特別漫長。


  「太一……」感覺到右手突然被緊拉住的真島疑惑的看像一旁停在車站前的綾瀨,「怎麼了?」他問道。

  「現在可以去太一家嗎?」猛然的她抬高頭帶著懇求的眼神看向他,不免讓他住意到她眼裡閃亮的光芒。

  「啊!?現在是……」那讓他慌張也不是,只不過這個提議確實稍微有點棘手,「對,現在!」果然是很期待的樣子啊。

  「我是無所謂啦,但是……好吧。」這真的讓他一個頭兩個大,畢竟認誰都知道"他家裡"有點麻煩。

  猶豫了下,他也還是答應了,就是坳不過她啊。只聽見少女有點驚訝的喊道:「太好了──!」看著她純真的的笑容,真島只是淡淡的笑了。


02.


  薄薄的銀白悄悄降下,在一如往常之中。


  「果然下雪了呢──」

  片片淡柔色純雪,輕輕的落在兩人的肩上。

  「不如說一下子變的好冷!」真島有點打哆嗦的繫緊了圍巾。

  習慣性的稍微偷喵了下剛才開始就一聲不吭的戀人,只見她黑著臉搓著自己的手臂。

  "分明就是非常的冷嘛!"他要怎麼說才好呢?綾瀨的表現也真是太明顯了啊!

  嘆了口氣,他一手托住她,兩人在路中間停了下來。

  真島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溫柔的伸出手把她頸上的圍巾繫緊。

  「好冰啊妳,果然很冷不是嗎……」接著把手套也脫下來套上她的手。

  少女只是偷偷的挣大了眼,臉色被凍的通紅,輕啟的小口吐著白煙……。

  她抬起頭,抓住了他的手。

  「太一果然很溫柔呢!」突然的語句搞得他原本的淡定加上無奈瞬間轉換成了羞憤。

  「……嘛,怎麼說呢……」大概是意識到這麼至高無上的誇獎,真島仰起頭掩飾住了泛紅的臉頰。

  「我也習慣了,而且……因為是千早啊。」他輕聲的微笑道,稍微加重了右手的力道。


  緊緊連接著的他們只是這樣有點快步的往前走。

  在結束白波會的練習後,像平常一樣等到車站後就在列車中分別……。

  但自從兩人交往後,綾瀨的拜訪是日益增多。


  「吶……,太一,今天也可以去嗎?」綾瀨望向一旁無表情的戀人道。

  「什麼啊,突然……」可見這問句讓他原本的思緒被突然打斷,真島有點不自然的應道。

  他懊惱的轉換腦中思考的事物,雖然不是不可以,但是還是同樣的問題啊……。

  「雖然還有點不太習慣,但是我會努力的!」而那個問題現在就成為了"千早日益拜訪"的理由。

  「幹勁十足呢,千早。」當然對他來說有些事情是不可能讓步的,但真的要說的話,對真島來說排在第一位的除了綾瀨以外絕對是無他人選了。

  「嗯!」她很肯定的點著頭。

  雖然很想對她說不用勉強自己,喔不,應該說他早就已經說過了……,然後又被自己和對方駁回了。

  「唉……」想起這件事,心中的無奈就湧現了出來,畢竟這麼矛盾的感情真的很讓自己挺是頭痛。

  真島從來沒有一謂的寵溺或是放縱,但是在關鍵時候小小的通融也無所謂吧?

  「我知道了……」嘆了口氣,他還是像往常一樣淡淡的笑了。

  「真的嗎!」看著她眼中彷彿閃爍著光芒般耀眼。

  「可以喔!所以快點走吧,千早。」此時他掛在臉上的微笑,在綾瀨眼中,這笑容或許可以擬比第一次東日本預賽勝利時,那個混亂擁抱中的笑容吧。


  讓人感到相當溫暖……。

  「真的是很冷阿……」然而現實中的雪也不會為之融化的,綾瀨淡淡的呼了口氣,握緊手中的溫度。

  因為目的地的改變,因此整個方向也得重新來過。

  從持續看著她的背影到並肩而行……。


  「雖然繞了點遠路,總之先從車站……」

  「那我先打個電話回家!」


  只要是我所注視著的妳的一切。

评论(20)
热度(7)
©反覆對映 | Powered by LOFTER